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记和县白桥镇中心小学教师王玲
发布时间: 2016-04-08 浏览次数: 481

王玲,女,1989年生,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人。2006年至2011年就读于巢湖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2年被录用为马鞍山市和县白桥镇高庙小学教师。现在在和县白桥镇中心小学执教,担任五年级班主任兼任语文老师,同时也教授本班的信息技术、体育等科目。

来到白桥镇中心小学的时候,还是上课时间,整个校园里安静的只有琅琅的读书声和粉笔划过黑板的沙沙声,一番暖意融融,一派岁月静好。走入办公室,说明来意,刚提到王玲这个名字,校长直截了当的给出“优秀”二字,更夸她是“学科带头人”。这个词放在一个青年教师身上,分量不可谓不重,是一份欣赏,更是一份表扬和器重。

圆圆的脸蛋,厚厚的黑框眼镜,利落的中发,双颊带笑,逆着光走进来,阴影里投射的是时光教会的成熟,是青春在乡村沉淀的味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略微沙哑的嗓音,“由于教授课程较多,所以每周后面几天嗓子都会有点哑。”沙哑的声音却语气轻松,仿佛早已习惯,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这个朴素的姑娘如同岁月里默默绽放的花朵,一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浸染三尺讲台。

带刺的玫瑰,香气浓郁而热烈

她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在学生调皮捣蛋,破坏课堂纪律时,就会展现尖锐的花刺。站在三尺讲台的她,面容严肃,气场全开,看到这样的班主任,每一个学生都立刻坐得端端正正,胳膊放在桌子上,眼睛看着黑板。这是学生怕老师的表现吗?我觉得并不是。这只是小学生表达尊敬的一种方式罢了,对喜爱的人、佩服的人的一种敬重。也许小学生自己都不理解这种感情,但若干年后再次回想起儿时的小学老师,我想曾经嫌啰嗦、嫌烦的谆谆教诲也会变成珍贵的记忆,让我们感恩怀念。在学生表现好的时候,这朵带刺的玫瑰花也会收起她尖锐的花刺,绽放温柔的花瓣,芬芳馥郁。

这是一个多为留守儿童的学校,爷爷奶奶可以照顾孩子的衣食住行,却没法周全到丰富孩子的视野,培养孩子的兴趣。王玲老师在孩子表现好的时候,会给孩子们放电影,是为了鼓励孩子们,也是为了让他们看到和县以外的世界,感受不一样的精彩。在教学活动中,有时也会穿插一些影片音频,吸引孩子的目光,提高学习兴趣。

追随学生的向日葵,温暖灿烂

向日葵的香气并不浓厚,隐藏在黄色的花盘里,仔细嗅嗅,是阳光的味道。在和王玲老师聊天的途中,叮铃铃下课了,王老师开始坐不住了,一直伸头向外望去,我随她的目光看去,原来她看的是她的学生。向日葵随太阳转动,王玲老师随她的学生而转动。向日葵如阳光般的倾心陪伴,让她所带的班级四年级二班获得“县级优秀班集体”的荣誉称号,并多次在学校组织的文体活动中取得优异成绩。三年多的教学生涯,风雨无阻,家里离学校来回要一个多小时,早晨为了不迟到,常常提前很久到车站等车,在这个纯朴的乡村里,无论是旭日东升的早晨,还是彩霞铺满天的傍晚,这朵温暖灿烂的向日葵都以坚定的姿态守候着她的学生。

 

乡村的小野菊,甘甜醇香

乡村道路旁有一种小小的不起眼的小野菊,拢做一束可以插瓶,晒干亦可泡茶,甘甜醇香,清热解毒。王玲老师的身上就有这种菊花的味道,默默支撑,从心而发。我问王玲老师有没有过带病上课的经历,她很平淡的告诉我:“这应该是每一个老师都有的一个经历吧。”拖着沉重的躯体站在讲台上,只希望这一天快点过去,不愿意请假,因为害怕耽误学生的课程进度,“既然可以撑下去,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呢,决定辛不辛苦的不是环境,而是人。”也许一开始的选择不是源于热爱,但是时间将她和这里联系的愈加紧密,即使没有塑胶跑道,没有城市的繁华,没有灯红酒绿,却可看尽万家灯火,平淡亦充实。乡村的小野菊,在路边随风摇曳。

记者手记:她从不觉得自己有多特殊,她只是所有普通教师中最平凡的那一个;她从不觉得自己的岗位有多么艰辛,她只是做了所有教师应该做的;她从不觉得自己的坚守有多么高尚,她只是源于工作,从心而发。这里的孩子很可爱,这里的同事很友善,即使有的孩子很顽皮,但他们都有一颗纯粹的心灵。她是他们的朋友,不愿过分关注特别的他,因为他敏感脆弱的内心,她所给予的只有毫无保留的陪伴和倾听。她是玫瑰、是向日葵,是小野菊,是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王玲。(学生记者 赵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