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七名孩子——石台县矶滩乡塔坑小学特岗教师丁丹丹专访
发布时间: 2016-08-03 浏览次数: 488

丁丹丹,女,1990年生,安徽池州人。巢湖学院2012级汉语言文学专升本学生。2014年应届毕业考取在池州市石台县特岗教师,任职石台县矶滩乡塔坑小学。入职第一年担任该校小学三、四年级(复式班)班主任,负责教授语文、科学。现为该校一年级班主任,教授语文、数学。

四个年级,三名教师,七名学生!这便是丁丹丹任职学校——石台县矶滩乡塔坑小学的全体师生。两年风雨,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她带着一份近乎执拗的坚持,在执教路上拨动着爱的琴弦。

 不打折扣的教育教学

2014年,丁丹丹刚刚迈出大学的校门。在经过好几个小时的颠簸后来到了石台县的矶滩乡,办完相关手续、经过多番打听,终于到达了塔坑小学。说是小学,也许称为教学点更为恰当吧!——只有四个年级,全校才7名学生!

全校师生合影

虽然之前有过心理准备,但内心还是有点震撼。表面上看,这里的硬件设施似乎还可以,也有两层的教学楼,虽然有些地方已经露出缝隙;教室里也有投影仪和电脑,只是网络信号不够稳定。只是放眼四周,除了大山,还是大山!泥泞的土路、光秃秃的旗杆以及一脸憨厚的老校长,都似乎给她一种在拍摄电影《凤凰琴》的感觉,然而,这就是现实,这里就是她即将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复式班教学

在采访过程中,她坦言,那时候的自己的确对很多方面都比较担忧:作为父母的掌上明珠,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到了这儿就意味着得自己动手,这吃饭问题首先就横在眼前了;再者,初来乍到,之前与其他教师没有任何接触,该如何面对新的交际圈;更有甚者,对即将要接手的复式班教学,她一无所知……

撰写的论文获得全县教学论文评比一等奖

“我可以么?”“我能够克服这里的一切困难吗?”一遍遍叩问自己,一次次无比纠结。这一切都源于她对学生负责的态度以及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即使困难重重,也不轻言放弃。“教学相长,共同进步”是丁丹丹奉行的执教理念。她凭着一股年轻人的冲劲,从浑不知“复式班教学”为何物,到2015年她的论文——《复式班教学方法谈》获得全县教学论文评比一等奖!她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个脚印,迅速在教学岗位上逐渐摸索出适合当地的一套教学方法。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教学工作外,班级管理、少先队活动开展样样不少,“总不能因为老师少,就在教育上打折扣吧!”在老校长的悉心指导下,在丁丹丹和另外一名老师的共同努力下,塔坑小学先后获得2014年县级优秀少先队集体、2015年乡级先进班集体、2016年县级优秀班集体……

一个容易满足的女孩

夏日的蝉鸣逐渐微弱了,群山环抱的山村里开始有了些许秋的味道。丁丹丹称自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一段时间后就适应了这份工作以及这里的环境。尤其是同校教师的帮助,学生家长的理解以及孩子们的乖巧懂事,使自己的生活别有一番滋味。

说到这些,她的嘴角一直微微上扬,沉浸在那些淳朴的交往之中。因为自己厨艺不精,学校中资历最高的校长会亲自买鱼,帮着烧饭,其他当地的同事也会邀请自己去家吃饭,家长们更是直接将烧好的菜端过来。因为夏季公交时间与放学时间不匹配,与司机沟通延长时间,学校也对周五放学时间进行调整,方便教师回家……点点滴滴、桩桩件件,点滴的温暖汇聚成温馨的河流,这些片段令她记忆犹新,看得出,她是个容易满足的女孩!

午餐

采访中丁丹丹几乎一直在“纠正”我们关于她的工作环境偏僻、工作艰苦的说法,“还好啦,还好啦!”是她用得最多的词,而谈及工作量,丁丹丹难得地赞成我们的说法,表示的确有些大。我们只是从她的淡淡的叙述中揣度一二,却难以身受感同,对于生活与工作的困难她总是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丹丹说,自己既是班主任,又是两门课的任课教师,尤其是负责管理复式班,工作量会更大。透过这简单的两句话,仿佛能看到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劳累了一天的她还在伏案备课。不禁有些心疼。我想劝她要注意身体,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因为我能感受到这个倔强的女孩有着自己的执着,只能对着她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分年级指导学生

“其实,我们学校的条件还不错啦!虽然学生不多,教师不多,但是课程种类齐全,还利用多媒体开设了网上在线课堂,能让我们学有所用,老师之间也是守望相助,像家人一样。”交谈中,给我的感觉——丁丹丹的容易满足来自于她对生活的乐观!

历经风雨,化身绚丽彩虹

当被问及今后的打算时,本就内敛的丁丹丹越发腼腆起来。“考编吧。但我觉得自己考不上。呵呵。”脸上一片绯红,“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喜欢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学校配备了多媒体设备,我这样的年轻老师使用的频率更高,对学生的帮助更大。”

二十六岁的花样年华,却甘之如饴地留在这样的一所村级小学,带队的陈小波老师说,在所有采访过的特岗教师中丹丹所在学校的条件是最艰苦的,丁丹丹的坚守令人肃然起敬!面对我们的赞扬,她总是一遍又一遍地“纠正”我们说:“其实,山里的老师都差不多啦!”

塔坑是一个偏僻的山村,交通很是不便,所以孩子们能够吃到的零食也就屈指可数。因此,他们对这些来之不易的零食十分宝贝。可这些孩子们,却纷纷把这些稀罕的零食送给自己的老师“尝鲜”,说到这。丁丹丹抬起头来停顿了片刻,似乎陷入了那温馨的回忆中。

每周五放学的短暂分别,孩子们会显得格外依依不舍,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害怕亲爱的老师不回来继续陪伴自己了。或许,孩子们曾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不告而别吧!大山里的这群孩子,有时会格外敏感,更带着与年龄不太相符的体贴与成熟。我们从丁丹丹口中了解到,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奔赴异乡,成为农民工大潮中的一员。而他们只能交由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照顾,被冠上“留守儿童”的称谓。老师成了他们获取知识的唯一来源,因而他们对老师格外依恋。

当然,毕竟是孩子,难免有淘气的时候,丁丹丹坦言,有时也会生气发火。但是,老师的批评,这些六七岁的孩子似乎还不太能理解,虽然都乖乖地闭上小嘴,但那眨巴着大眼睛似乎分明无言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往往一通火刚发,丁丹丹自己倒忍俊不住了。这样的师生关系不更像家人之间的关系?采访中,丁丹丹说,我更愿意将学生称做孩子,能陪伴他们成长是一份难得的缘分。

原谅我的庸俗,我想套用一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来概括丁丹丹之于学生的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愿丹丹的执教之路一帆风顺,愿丹丹老师桃李满天下!

你是一片白云,飘落在秋浦河边;你是一朵幽兰,开在石台的深山里;你是一汪清泉,沁润山间的幼苗;你是一棵塔松,守望着故乡家园。你播撒了知识的种子,赋予野菊花永远的香魂。你说,你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只想做一名教书育人的教师,一块黑板,三尺讲台足矣。没有豪言,没有壮语。听,这山风也因你唱出柔情......(文/通讯社 汪家铭 图/受访者本人提供 审/陈小波)

记者手记:白T裇、牛仔裤、高马尾,这位清秀瘦弱的学姐似乎还未走出大学校门。只是鼻梁上的一副眼镜,平添了一份沉稳。若不是之前有过了解,怎么也想不到她已经是一位工作满两年的特岗教师了。交流过程中,学姐始终保持着甜美的笑容,怪不得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很高兴能够见到这位温婉娴静的老师姐姐。她说,她喜欢教师这个职业,这是她一直以来的职业规划;她说,她更愿意将学生称做孩子,能陪伴他们成长是一份难得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