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记安徽省青山监狱民警蔡俊
发布时间: 2017-03-15 浏览次数: 158

蔡俊,男,1988年生,安徽巢湖人,中共党员。巢湖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2届毕业生。20122015年担任巢湖市槐林镇潘付行政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党总支副书记,村官期间因工作表现优秀抽调至巢湖市委组织部挂职锻炼半年。2015年考取安徽省青山监狱,成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五,午后的校园格外的安宁,杨柳依依,桃花吐蕊,空气里弥漫着丝丝淡淡的芬芳,图书馆的上空飞过一群扑棱棱的小鸟。在这样的十里春风中,我见到了蔡俊。他身着便装,略显疲惫,携带着工作中人的疲劳感,与校园环境的轻松愉悦形成鲜明对比。采访中我才知道,他昨天刚刚值完24小时的班(监狱的排班制度比较特殊)。

一次选择

和所有即将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一样,当年的蔡俊也是心高气傲,毕业之际参加公务员考试,希望一次性考取自己心满意足的岗位。但一份满意的工作和一次勇敢的探险一样,需要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峦和凶险莫测的海滩,才能看到绝美的风景。也许是备考不充分,也许是目标定得过高,随着当年国考、省考的相继失利,蔡俊选择在大学生村官这个岗位上暂时停下脚步,沉淀一下迷茫、浮躁的内心,在基层的岗位上了解真实的基层状况,为工作,也为了生活。

到行政村报到的第一天,迎接他的是蜿蜒的土路、随处可见的生活垃圾以及村部简陋的三间小平房,地理位置偏远,略显陌生的方言,恍惚间让他有了与世隔绝的感觉。驻村的第一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肆掠的蚊虫“热情”地欢迎着他,以致于周末回家时他竭力掩饰却怎么也掩饰不了遍布全身的红疙瘩。蔡俊选择了坚持,把忍受变成享受,是精神对于物质的最大胜利,灵魂可以自主也可以自欺。在四季的更迭里,在日复一日的工作里,村官的工作渐渐变成了一种习惯,陌生的方言听着也有点熟悉了,原本毫不相关的村民也渐渐变得亲切。

给槐林敬老院送水果

村子里有两户条件特别困难的人家,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住在黄土砌成的土坯房里,家里又没有劳动力,到市里坐车的8元钱车费都掏不起。蔡俊的心里泛起了涟漪,刚走出象牙塔的大学生血液里涌动着强烈的正义感和同情心,蔡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如实摸清低保户对象的家底情况,公平地给他们建立贫困档案。每次回家蔡俊都把他们家的相关材料带到市民政局,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帮他们争取到了低保户的名额。三年村官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琐事,蔡俊一直记得这件小事,也许这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但实实在在地为老百姓做点实事,是他的幸福感和成就感的所在。正是由于在基层的锻炼,听到了很多来自基层的声音,看到了很多自己不曾了解的事情,蔡俊才会倾听到自己内心的真切呼唤。“我对村官工作心存感激,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我完成了学生到工作人员的过渡,也完成了从一个毛头小伙儿到社会青年的跨越,村官的经历会让人的心态迅速成熟。”

任何的理想所需要的建筑素材都是一个个庸常而枯燥的努力,如果一下子达不到自己的目标,那么我们可以暂时转换思路、曲线救国,也许会看到一片新天地。

两次主动

很多人认为大学生村官学的是理论知识,缺乏工作经验,实践能力不足,更多的是担任一个秘书、一个办事员的角色,在农村很难发挥实质性的作用,你来了可以帮忙做一些工作,你走了村里的工作依然可以很好开展。蔡俊却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做好村里安排的工作是日常,但在日常之外,蔡俊主动为村子想出路、谋发展,想为村子做贡献。

在潘付村建设村级文化活动中心项目时,蔡俊主动帮村里争取了两万元帮扶资金助力村里的文化建设。虽然两万元在整个建设资金的投入中显得十分渺小,但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村官在没有上级领导的帮助下,通过个人的努力争取到两万元,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从整理资料汇编入手,到了解村里的党员数、贫困党员数、村级建设有多少、发展资金的缺口有多大、以前的资金使用情况等等,按照常理,完成了这些数据的采集上报,蔡俊们的任务也就大功告成了。但对他而言,这只是工作的第一步——完全熟稔了项目建设的所有前期准备情况之后,才能游刃有余地去相关部门“游说”、“化缘”,这是蔡俊这个小村官的“大抱负”!由于这笔资金是巢湖市团委、政府办、烟草局、财政局等多方面的联合资金,每一个地方都要去提交资料,申请资金,来来回回跑了十几次。蔡俊并没有因为自己人微言轻而放弃,而是不断去争取,主动去做。最终,这个在其他村官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终于做到了。

改建前的村部 改建后的村部
改建前的村部 改建后的村部

主动也会成为一种习惯。蔡俊在村官服务期满后,参加了2015年的安徽省考如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狱警的工作和大学生村官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即使每年都获得优秀等次,即使曾经的工作做得再出色,到这里来都得从小学生做起。”作息不规律、工作压力大,一次值班就是24小时连轴转,如果轮到自己当班,就更要保持警戒。蔡俊开玩笑说,进了监狱大门后,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工作的24小时内神经要高度紧绷,一旦接到指挥中心的呼叫,要立刻赶到现场处理问题。即使是在这样紧张的工作中,蔡俊也发挥了主动的习惯,他主动申请成为应急防暴队的通讯员,发挥中文专业学生写作的特长,撰写应急防暴队的新闻和消息向单位网站、省监狱管理局投稿,他坚持每周至少上传一篇通讯稿,让更多的人了解应急防暴队的工作,而在这之前单位内部的网站上很少能见到应急防保队的稿件。

比起有条不紊的机械工作,他有一腔不甘平庸的热血,渴望踏上一条主动争取的路途。

三次受伤

工作中磕磕碰碰就和小孩子成长路上要跌跌撞撞一样,都是必经之路。但特别的是,蔡俊工作中受的三次伤都是事后才察觉到自己受伤的,可见其工作的忘我程度。 

村官任上,一次清明节前夕,村子后面的山坡上突然冒起了浓烟,原来是村民上山祭拜祖先烧纸点着了周围的树木。接到群众的通知后蔡俊拿起扫帚就往山上冲。由于灭火经验不足,不知道应该站在上风处灭火,他站在了下风处,山火随着风的摇曳,一下子把衣服烧了一个洞,灭火时没发觉,回去时觉得凉飕飕的,这才发现衣服被烧破了。“幸好当时火势不是很大,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蔡俊调侃说,“现在的我也算是个灭火专家了。”第二次受伤是在村秸秆禁烧期间,每年两季(小麦、水稻)秸秆禁烧时期,村官们需要协同镇村两级干部划片承包、严防死守,一旦看到点着的秸秆,要及时去着火点扑灭。那一次蔡俊没做好防护工作,穿着短袖就去了,站在火堆边上满眼都是烧的红通通的火苗,胳膊被火熏得通红也顾不上,事后才觉得火辣辣地痛。

2016年夏天的防汛抗洪工作也让他挂了彩,其时的他已是安徽省青山监狱的一名狱警。青山监狱周边是成片的湖泊。连日的暴雨使得水位上涨,青山排灌站的排涝设施因为洪水浸泡无法正常工作,蔡俊他们需要用棉被、沙袋等堵住排灌口的密封处。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排涝设备如果无法正常运行,后果将难以设想。那一次,蔡俊正拖着沉重的沙袋咬紧牙关站在排灌口封堵漏洞,突然一脚踩到一处管坑里,坑壁刮掉了胶鞋崴伤了他的脚踝,但那一刻发现隐患的喜悦让他浑然不觉脚踝的疼痛!

也许这就是年轻人吧,有着无畏的精神,有着拼搏的勇气,也许年轻人的激情在有些人看来似乎有些苍白,年轻人的梦想也有些平淡,但年轻人的色彩却是大千世界里最浓烈的,充满着希望的气息。周国平说:“尽管世上有过无数片叶子,还会有无数片叶子,尽管一切叶子都将凋落,我仍然要抽出自己的绿芽。”

记者手记我们日复一日做的事情,决定了我们是怎样的人。因此所谓卓越,并非指卓越,而是习惯。村官的工作、监狱警察的工作,都充斥着琐碎二字,但是日复一日认真严谨的工作,依然可以冠以卓越二字。生命中所有的艰难,都将使人生变得更加美好辽阔。(/通讯社 赵苏红 图/受访者提供 审/陈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