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困难,找警察” 记和县公安局西埠派出所治安民警李小阳
发布时间: 2017-03-30 浏览次数: 256

李小阳,男,1991年生,安徽和县人,2010年至2014年就读于巢湖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5年被马鞍山市公安局和县分局录取。现任和县公安局西埠派出所治安民警,主要负责辖区治安管理工作。

时光的纸笺,在微微凉风中轻轻地铺展,深深浅浅的记忆,刻下的不是沧桑,而是成长的回忆。他说,“要说的故事太多”;他说,“这是我说话最多的一次”;他说,“有时候真心累”……两年的时间,让这个青涩的年轻人长成了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有困难,找警察”六个字对于千千万万的人民警察,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一分责任,是一种信仰,是一次次的行动,李小阳用行动诠释着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生死时速——第一次遇见命案现场

前段时间,和县某乡镇发生一起命案,一时间“震惊!杀害侄子伤了儿子,中年妇女作案后携刀潜逃”等骇人听闻的标题见诸一些新媒体平台,和县公安局也发布了悬赏公告。采访中,我们意外得知李小阳是这一案件第一现场的处理人,在了解案件的同时,我们更知晓了一位年轻民警第一次处理命案现场的五味杂陈。

2017216日上午9:43,李小阳接到报警,辖区某村发生一起重大人身伤害事件,在得知现场伤情严重后,李晓阳立刻和四个同事以120码的车速奔向现场。山路崎岖,怀着焦急的心情,李晓阳把车开得惊心动魄,平时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十多分钟就到了。到了案发现场,一名男子抱着十岁左右满头是血的男孩,满脸焦急,扑倒他们身前,一边乞求“救救我儿子”,一边含糊不清地讲述了案发的情况,他的妻子用刀砍死了其侄子,又在自己儿子头上砍了数刀。寥寥几语,铺展出一个血淋淋的命案现场。这是李小阳第一次带队处理命案现场,他不由得紧张起来,那一瞬间,他的思想仿佛漂浮在苍穹之上,无数种可能纠缠在一起,本能的恐惧笼罩着他。但是看着身边的百姓,他的思绪开始冷静,“如果不尽快处理,事件只会变得更糟,甚至失去控制,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强压住内心的恐惧,李小阳一步步梳理出行动步骤,先把受重伤的小男孩尽快转送120救护车,留下两个人保护现场,紧接着勘查现场、拍照取证、追捕犯罪嫌疑人。案发地点位于一座低矮的瓦房,客厅里血流了一地,死者身躯被拦腰砍断,情形十分可怖,尽管作为警察,也曾见过死尸,但是这么残忍的手段还是第一次见。李小阳感到眩晕、恶心、想吐,而现实的情况却让他必须及时克服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到追捕行动中。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犯罪嫌疑人是沿着山路向西逃走的,李小阳立刻和一名同事带着抓捕器和盾牌在村民的指引下向山上冲去,山路遍布荆棘,草深得望不见路,只能漫无目的地分头寻找,搜寻一直持续到下午两三点钟,除了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堆由于慌不择路一路走一路丢的女性衣物,一无所获。此时消防、武警、巡防、特警、治安已经陆续赶到,搜寻工作也由另一组同事接手,李小阳回到所里负责其他的接出警工作。但是凶手没有找到,他心里的包袱也没有卸下,“这个警是我出的,我要亲手把凶手抓住”,怀着焦躁的心情,他一边分析犯罪嫌疑人可能出现的地方,一边时刻准备去现场进行搜捕工作。第二天上班时,领导说:“李小阳跟我一起去。”他激动坏了,把装备一带,开着车就往山上去了,一路狂飙。命案发生的当晚,李小阳走访了附近的关系人,判断凶手体力较弱,精神状态不佳,很难在这么短时间内逃离,警察的敏感告诉他,凶手很可能已经溺水身亡 山附近共有四个湖泊,他拿个棍子在岸边捣捣戳戳,试图发现尸体的痕迹,每个地方都找遍了,每个湖泊都搜寻了,到了第三天下午仍然没有找到。第四天李小阳正在另一个地方出警,接到消息说有人报案在半月湖发现尸体。也是机缘巧合,那天晴空万里、狂风大作,大风不断掀起一层层湖水,将沉入水底的尸体推向岸边,结果被垂钓的人发现。案件告破,他脑子里紧绷的弦也松懈下来,足足睡了11个小时才缓过来。

李小阳说:“虽然这次的案件很危险、紧急,但也很有干劲,作为一名年轻民警,从中学到了很多,学会了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都要自己去摸索去排除,学会了现场情况如何控制,一步步提高了自己的能力。命案现场就是生死时速,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现场,以最快的速度了解案情,以最快的速度抓获凶手。”

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基层派出所除了刑事案件,更多还是一些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李小阳把他们形容为:“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忙死警察,累死法官。不断消耗警力和警察的精神,这才是真正让人觉得心累的。”“曾经有一起上访案件,两兄弟闹翻了,打架过程中一方犯了旧疾。警察的处理是由于没有明显外伤,罚款即可。兄弟俩却认为处理不公,每天到派出所争闹不休,最后闹到了市信访办,提交材料,进行答辩,都没有问题,兄弟俩还是不满意,屡次去信访办纠缠,信访办也只能让派出所来人把他们接回去,来来回回数次。”虽然他的神情中有着满满的无奈,却也透漏着一丝警察的豁达与释然,因为他知道这是基层民警成长的必经之路,也许这些事藏在心里是莫大的委屈,说出来却又觉得无足挂齿不值一提,正是在这样的磨练中,才会渐渐变得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李小阳说:“作为警察,我觉得我不够勇敢,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太胆小。”一次有几个调皮的孩子结伴到一处水库游泳,结果不幸发生了,一个孩子溺水了。接警奔赴现场,为了抢救已沉到水底的孩子,李小阳二话不说就跳入水中,水库面积庞大,为了旱时蓄水,在库底还深挖了很多大坑,深的地方足有五六米,当时什么工具都没有,全凭自己的血肉之躯。围观的老百姓陆续抬来竹竿,李小阳这才以竹竿为支撑在水中摸索,忽然他发现好像踩到一个软软的物体,潜入水中惊觉自己踩在一个人的后背上,那一刻,他瞳孔放大,身体僵住了数秒,尽管在水中仍然一身冷汗,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仿佛一切都静止了,觉得特别害怕。搅动的水声唤回了他的意识,他回到水上,告诉同事们人就在他脚下。大家一下子全都围了上来,看着这么多人,李小阳的恐惧也渐渐消散了,他一个猛子潜入水中抓住溺水者的手腕,想往上拉,却发现他的手已深深插进了淤泥中,最后用绳索几人合力才拉上来。救人时还不觉得,独自一人时,那种亲身接触死者的恐惧又慢慢浮上他的心头。李晓阳坦言,连续几天夜晚睡觉不敢关灯,一闭眼就想到尸体的惨状。没有人天生就是勇敢的英雄,不要害怕自己身上的弱点,万物均有裂缝,因为,那才是光进来的地方。

你懂那种感动吗?

职业的成就感是让一个人甘愿为之奋斗的原因。警察生涯中有过恐惧、充满无奈,李小阳却依然干劲十足的扑在基层民警的工作上,正是由于这份职业带给他的感动。

去年国庆节,李小阳接到一个母亲心急如焚的报警电话,说自己未成年的女儿被拐骗了,女儿最后出现的地点是XX宾馆。他立刻赶到该宾馆,通过询问得知的确曾有一个小姑娘跟几个年轻人入住,但他们已经退房。于是李晓阳他们开始搜查房间,人没有找到,但是房间地上发现的带血的卫生纸却又平添了他们的紧张。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李小阳他们运用了一些刑侦手段,终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的位置,经过连夜抓捕审问,最后查明这并不是一起拐骗案,只是小女孩贪玩离家。小女孩由于害怕自己的行为引起了如此严重的后果,第二天一早自行回家了。第二天,小女孩的家人特地送了面锦旗到派出所表示感谢,李小阳觉得特别开心,虽然花费了很多时间(从头天早上十点一直忙到次日凌晨五点)、付出了许多努力,结局证明是虚惊一场,但只要孩子没事就好!

李小阳还曾长期和一个离家出走的小男孩保持密切联系,这孩子比较叛逆,常离家出走,这孩子有个习惯每到一处新地方都会在空间发照片,李晓阳通过QQ等联系方式,掌握他近期的情况,确定他的人身是安全的。后来小男孩的母亲发了一条感谢的短信给李小阳。时至今日,短信的每一个字,他都记得——“感谢你对我儿子的关心与帮助,真的非常感谢你”,他回复:“第一次收到感谢短信,你的感谢比什么荣誉都开心。

他说:“我没有想过立功得奖,也没想过升职,我所做的只是希望以后我不管调去哪里,哪里都愿意要我,那就是对我最大的认可。”“有困难找警察”,这句话对于求助者来说是一把万能钥匙,而对于警察却是一场场攻坚战,是从未停止的学习,是愈发严厉的鞭策,是一次次心灵的拷问。在从警的道路上,李晓阳坚定地前行着。

记者手记在哪里存在,就在哪里绽放,不要因为土壤的贫瘠,就忘了绽放。不管你现在做的是你喜欢的或是不喜欢的,都要努力去做,如果总想着窗户的狭窄,就会忘了天空的高远,总想着现实的庸常,就会忘了理想的美好。愿我们的小阳警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赵苏红 /受访者提供 /陈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