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院学子在基层】“正规军”的基层体育执教路——记亳州九中体育教师侯清海
发布时间: 2018-10-22 浏览次数: 80

侯清海,男,汉族,1989年10月生,中共党员,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2009年9月至2013年6月就读于巢湖学院体育系体育教育专业,在校期间曾任校学生会主席,获2012年度“安徽省优秀共青团员”等荣誉称号。2013年7月通过安徽省特岗教师招聘考试进入利辛县永兴镇普通初级中学任教,2017年8月年考入亳州市第九初级中学,现担任该校七年级体育教师兼职班主任。

到亳州看望毕业生的路上,华老师联系了几个体育系毕业的学生,约定在亳州市委组织部会议室召开座谈会。因为是临时通知,又是工作日,对他们能否来参会,我的心里是没底的。路上华老师的电话一个接一个,都是侯清海打来汇报其他学生参会情况的,他的热情让我们吃了个定心丸。车刚进大门,远远地就看到几个学生守在那,一个中等身材的小伙子迎上前来,高声地跟我们打着招呼,看得出那份高兴劲是发自肺腑的。他就是侯清海,此次座谈会体育专业亳州学子的联络人。

是偶然也是必然

侯清海选择走特岗体育教师之路,既是必然也是偶然。因为高中阶段文化课成绩不够好,所以在高二时,在父亲的建议下,他结合自己的特长选择了走体育方向的道路。至于为什么高考时选择师范教育这个专业,则带有一定的必然性了。

侯清海的父亲是一名有着30多年教龄的乡村教师,可以说,打小时侯清海对于教师的生活就很熟悉。小时候,他最喜欢的事就是跟父亲赶集买东西,四乡八邻的人都热情地叫着“侯老师”,有的直接就往侯清海的兜里塞东西,这让孩提时代的他觉得爸爸“真厉害”,做个老师的孩子真幸福!父亲教了一辈子书,用桃李满天下来形容他的学生遍布之广并不为过——有的人家甚至父子两代都是父亲的学生。这也难怪后来侯清海和妹妹都在父亲的影响下先后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

高考填报志愿时,父子二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填报师范专业。作为父亲,老侯老师很显然替儿子考虑得更远些。文化课上因为外语的“短腿”以侯清海当时的成绩已很难考得上二本院校,而选择体育,最起码可以考上一个二本学校,学历上不至于太吃亏(这一点或许如那个时代无数的乡村教师一样,学历太低是老侯老师一生的遗憾吧);至于在体育学科上,选择师范教育方向,则是这个令人尊敬的乡村老教师的远见卓识了——经过这些年国家对于义务教育的持续投入,当前义务教育阶段最缺乏的师资不是传统的语文数学外语教师,恰恰是音乐体育美术等小学科教师。或许将来毕业后如果孩子愿意从教的话,招聘考试方面的竞争力要小得多!

之所以说,报考体育教育专业是父子二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是因为,当父亲下意识地以为还需要做侯清海思想工作的时候,侯清海已经将《高考志愿填报指南》拟报考的几个学校专业勾出来了,从上到下清一色的体育教育专业!或许,那时的侯清海在选择专业上还没有父亲那么理智而清醒,但从小耳濡目染的直观教育直接形成了他对教师这个行业的良好感观——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受人尊敬的教师何乐而不为呢!

毕业当年(2013年6月)侯清海参加了亳州市的教师编制考试,遗憾的是,他未能一步到位考入市区中学。这之后父子二人有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当初父亲为他设计职场道路的良苦用心才真正为他所了解。这也进一步开拓了他的视野,不能一步到位,那就选择迂回前进吧——先就业再择业,这不也是学校里老师们提倡的吗?再说了,他自身就是在农村中小学求学的,能有机会给乡村孩子们带去真正的体育教育,开拓他们的视野,也算是一种反哺吧!

  

2013年7月,侯清海重整旗鼓参加并通过了了安徽省特岗教师招聘考试,进入利辛县永兴镇普通初级中学任教。这之后,他一边立足岗位做好本职,另一方面也在关注着各种选调考试。2015年9月他考上了亳州市的一所中学,可是一方面因为工作——他所带的班级正值初三,另一方面因为爱情——他的女友(现在的妻子)还在另一个乡镇中学,他最终放弃了这次进城的机会。最终在2017年8月夫妻二人双双通过教师招聘考试回到亳州教学。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2013年9月1日,侯清海带着大包小包来到永兴镇普通初级中学报到。

本来作为一个男生,是没那么多地行李的,但见惯了父亲以及他的同事们在乡下任教的情况,他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他准备的更多的是生活上的必备品:从谯城区的乡下家里来到利辛县的永兴镇,距离有300多里,回家一趟需要大巴、公交、三轮车转车四五次花费四五个小时,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路上,所以能带的基本都带了。

然而,困难还是比预计的要大得多!首先是学校的基础体育设施上。

学校的齐校长给新来的特岗教师们开了个简短而隆重的欢迎会,会上齐校长更是戏称侯清海是“正规军”——整个学校就他一个是专业的体育教师!看得出校长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这也让年轻的侯清海充满了沉甸甸的责任感!

会后,齐校长带他们参观校园时,出于一个体育老师的本能,侯清海问道:“操场呢?”“在东边!”等他激动地跑过去一看,侯清海傻眼了,所谓的的操场只是两块水泥地面的不标准的篮球场,周围一片杂草……那一刻,侯清海的心里哇凉哇凉的!今后,这就是他的舞台!

其次是生活上的各种不便。

学校倒是有食堂,可开学之初还没来得及运营;教师宿舍也是没有的!迫在眉睫的吃住问题怎么解决?

侯清海从来不是娇生惯养的,生活上的困难倒是容易解决:校长临时腾出一间学生宿舍作为新来教师的集体宿舍,一下午侯清海搬桌椅,打扫卫生,接通电线,一同忙碌之后总算是安置下来了,晚饭呢?暂时在一个老教师家对付了一顿,第二天再准备炊具什么的。

夜深人静,忙了一天的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连最起码的操场都没有怎么开展教学活动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迸发出来。

第二天天刚亮,早就等不及的侯清海爬起来就在小学校里转悠起来:学校不大,仅有2栋教学楼,四周荒草丛生,仅有的最“奢侈”的体育设施——篮球场年久失修,篮筐歪歪斜斜,似乎随时可能掉下来,地面也很不规整,坑坑洼洼。乒乓球倒是有几张,可是球网却不见踪影,桌面也斑驳得厉害……“嗯,这里可以整一下,那里可以修一下。”侯清海一边转悠,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渐渐地,他心里有底了。

汇报校长,得到校长的同意之后,侯清海忙碌起来了:修正篮筐,修缮乒乓球台,平整地面画出羽毛球场地,挖沙坑……那段时间,侯清海身兼泥瓦匠、油漆工、木工、挖沙工等数职,虽然不专业,整修效果倒也差强人意。所有的设施中,侯清海最重视的还是操场,可这里两个煤渣跑道也没有,这可急坏了他,毕竟跑步是最常见的体育活动,更是中考体育测试的必考项目!

因陋就简,最终他和其他体育老师决定合理利用那两块篮球场水泥地——和老教师们一起修整由两块篮球场组成的小操场,有草除草,有坑填坑,没有跑道便用石灰画出一个一半在篮球场一半在杂草包围土地中的150米环形跑道。

  

大功告成,虽然这个操场太简陋,简陋到一遇到雨天第二天老师们就得重新划线,但凑活着也能满足最起码的教学之需了,侯清海的内心充满了成就感!就是在这样的操场上,他指导九年级中考体育测试项目训练,并连续几年取得了中考体育测试满分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好成绩!

采访中,侯清海告诉我在他2017年离开永兴镇普通初级中学时,利辛县加大对农村中小学体育基础设施的投入,普中也开始修建包括操场在内的一系列体育设施,虽然没能“享受”到新操场,他还是由衷地对学校的变化感到高兴——作为一名专业的体育教师,他太知道这些对于孩子们的重要性了,况且,这里有他四年的青春岁月印记!

难忘的点点滴滴

在永兴镇普通初级中学任职期间,侯清海切身体会到农村学校小学科专业教师的缺乏。全镇中小学校有十多所,而专业体育教师却只有四五位!很多学校往往都是其他学科的老师兼任体育教师,他们的敬业精神是毋庸置疑的,但规范的专业教学还很不够,毕竟,术业有专攻啊!

第一次上课侯清海就隐约发现了一些问题,很多学生上初中之前根本没有上过一堂真正的体育课——从让他们做课前的热身动作上就能看出。从零开始吧,或许一张白纸对于自己来说也未必完全是坏事——至少,孩子们的可塑性还很强!从热身活动开始,整队列、练队形、走方阵,或许孩子们还不习惯这样的体育课,太呆板了,不是吗?哪有从前体育课“放羊”那样快活!

尽管孩子们一时还不习惯这种有些“严肃”的体育课,但一段时间后效果出来了——早操和课间操再也不见了“伪军”(侯清海戏称那种毫无秩序感的队列队形),孩子们平添了一种雄赳赳的气概!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2014年4月利辛县举办首届中小学生五禽戏比赛,因为距离比赛时间短,学生基础又差,侯清海说“我都有点对自己没信心”,但孩子们渴望进城参加比赛的愿望打动了他。于是他带着学生们每天早起40分钟开始训练,下午上课前半小时和放学后课外活动一小时再接着训练,原本需要三四周完成的整套技术动作在一周时间内初步完成。又经过两周高强度的练习,孩子们有了很大的进步,整套动作越来越熟练规范,最终在比赛中获得了县二等奖。除了赛前大运动量的训练外,平时多走队列队形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有了侯清海这个“正规军”的加入,校长自然地将指导九年级中考体育测试项目训练的担子压在他的身上。在体育测试的项目中,跳远和跳绳项目的练习测试基本不受场地限制,但1000米、800米跑步测试根本没有条件,侯清海利用教学楼周围的道路专门画出一周200米的“环形跑道”供学生练习和测试。每年的春季,他就带着学生们在这样的“跑道”上一次次训练。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学校中考体育测试满分率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2016年4月,永兴镇中心学校决定在全镇举行首届中小学生运动会,或许,对于一些城里的学校来说,这根本算不上新鲜事,但在永兴镇这可是头一回!侯清海和镇上的几名专业体育教师成了大忙人,他们不仅要指导本校学生训练参赛,还要到其他学校指导学生训练。除此之外,赛场的布置、秩序册编排、运动会流程安排,田赛径赛等赛事的裁判等等都成了这几个专业老师的事。比赛当天,集裁判员、教练员、广播员于一身的他“慌慌乱乱”(侯清海原话)完成了正常比赛,可是再苦再累也值得啊,时至今日,还有学生跟他说起他们在运动场上的“风光”——也许,这个记忆将伴随他们终生!

2017年2月,一名班主任突发疾病,学校让他担任了八年级四班的班主任,原本就喜欢学生的他这下子跟他们交流就更多了!利辛县是劳务输出大县,很多学生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只有爷爷奶奶在家照顾孩子们的衣食住行。对待这些孩子们,侯清海经常举行班级集体活动,让这些留守孩子感觉集体的温暖。同时,他还不忘经常发一些孩子们学习、娱乐的照片给他们的父母,便于他们及时了解孩子近况!这种管理方法不仅得到了家长们的交口称赞,也获得了很多老师的认可。

回首四年特岗教师生涯,记忆就像爆开的水龙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第一次正式上课,第一次担任班主任,第一次组织像样的运动会,第一次指导九年级学生参加中考体育测试,第一次带着学生到县里参赛获奖……职业生涯中的许多第一次都留在了这个普通乡镇中学。毕竟,那里有着他的职场初体验,有着他至今仍在追逐着的教育梦。时光荏苒,初心不改,愿侯清海的执教之路一帆风顺。

采访手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虽然现在侯清海已经离开永兴镇普通初级中学,但曾经的那些学生还有学生家长还经常给他发来一些问候,这不仅让侯清海着实体会到身为人师的骄傲,也更坚定了他的基层执教的信心!(文/陈小波 图/受访者提供 审/余洁平)